当前位置   家居摆件 > 阿富汗玉摆件 >

美军在阿富汗种地?

发表于:2020-06-18 10:24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小布什政府决定用军事手段推翻庇护基地组织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于是在当年10月发起了以“持久自由行动(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为代号的阿富汗战争。

  战争开始两月后即取得阶段性胜利。此时小布什政府意识到,需要吸取美国在1989年苏联军队撤离阿富汗后全然抛弃阿富汗的教训,尽量避免阿富汗再次陷入乱局,防止恐怖组织再次趁乱藏身于此、并策动对美国的更多袭击。

  于是,美国在阿富汗开启了新的“国家建设”行动,向这里派出了美式装备的建设兵团,希望以此改善美军在当地的社会形象……然而结果又如何呢?

  美国在阿富汗的“国家建设”的行动目的是,“通过包括使用武力在内的多种努力,促进冲突后阿富汗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变革,以使该国内部以及该国和邻国实现和平。”

  道理是说得通的,但毕竟美国离阿富汗万里之遥,又刚刚经历战争,运营起来不会像对自己故土那样用心,初期美国对阿富汗提供的重建援助远远达不到美国的预期。2008年奥巴马上台之时,还对布什政府忽视阿富汗重建的事实发表了批评:2001 年以来,美国花在阿富汗重建上的资金也就等于在伊拉克进行三周军事行动的花费!

  在阿富汗“国家建设”中,社会安全,社会治理和经济发展是三大重点,其中保障安全又是阿富汗重建取得进展的前提。因此,为了帮助阿富汗进行安全重建,美国在2002年时就在阿富汗创设了“省级重建小组(PRT)”的协作机制,从省级层面协助阿富汗重建。

  PRT每组约有 80—120 名人员,包括来自美国国务院、国际开发署等机构的政治顾问、医疗人员、工程师和翻译,其中民事人员和军事人员的比例约为3∶5,根据不同地区的需求,分组规划工作。

  PRT虽然发挥了一定作用,但依然存在不少问题。表面看来,由军事人员和文职专家组成的团队似乎能够提供比较平衡的援助,但事实并非如此。团队内军事人员和文职人员的数量失衡、意识形态不同、以及各部门资源分配上的差异让PRT的运作并不理想,执行力是这个机构最缺乏的东西。

  同时,阿富汗官员和阿富汗的非政府组织也认为PRT过于官僚化,毕竟它是上命下达的机构,过于依赖顶层命令和顶层的资源援助。

  基于这种考虑,奥巴马政府和阿富汗政府,以及国际援助界认识到,真正有效的援助应该“自下而上”,意识统一,且能够落到实处。于是2008年,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和空军国民警卫队共同组建了旨在以农业为基础,从基层帮助阿富汗发展的“农业建设队(ADT)”。

  用奥巴马总统的话说,就是“我们的首要重建任务是实施军民农业发展战略,以恢复阿富汗曾经充满活力的农业部门。”

  阿富汗是个农牧业国家,农业是该国最大的产业,贡献了近一半的GDP产值;在阿富汗(2007年)全国2450万人口中,70%以上劳动力为农业劳动力,80%以上的人口依赖农业生存。

  所以,扶持农业不仅能帮助创造就业,还能填饱战后废墟中那些嗷嗷待哺的嘴巴。美国ADT打的就是这个算盘。

  ADT的成员全部来自军队,是队伍中经过精挑细选的农业专家,擅长的领域涉及地球科学、农学、兽医学、工程学、农业营销和虫害管理等。它的宣言也很简单——(为阿富汗)提供基本的农业教育和服务,支持阿富汗政府的合法性和有效性。

  不过实际上,ADT的目的是希望借援助阿富汗农业来改善美军的声誉、促进阿富汗地区经济发展,自然而然实现安全重建,最终在此建立美军强大而稳固的影响力。

  前往阿富汗之前,ADT队员需要进行几个月的团队培训,培训结束后与阿富汗各农业部门进行项目商讨与协调,最后再与具体的地区政府官员以及农民将项目落到实处。

  在具体援助上,由于帮助阿富汗农民实现农业自给自足是最直接的目的,达到目的最好用的方法便是通过教育和简单的现代化技术帮助他们提高单产。因此,ADT的两个主要工作是为当地农民提供农业教育培训、以及建立地区级的示范农场以供当地参考。

  教育方面,ADT会亲自出马为阿富汗农民提供指导。行动时,由两三人组成的、针对某一具体问题的农业指导小组会下到田间与阿富汗农民近距离互动传授知识,如教当地农民如何最大化利用作物生长周期,在非作物生长的月份进行一些农业活动来提高生产率等等。

  之所以要与一线生产者亲密接触,根本上来说还是美国人亲民的形象建设问题。于是这些农业专家们穿上制服是军人,脱下制服便成了“xx规划部可再生自然资源经理”,“xx水族馆的水产养殖者”、“xx环保中心工作的环境化学家”等等。

  而在建设示范农场方面,出资方是美国,农场所有权归属当地,并由当地选出的“推广代理人”管理。完成的示范农场通常包括用于牲畜的围栏式放牧区、牲畜居住屋、温室、滴灌系统和冷藏设施等,在一些农场中可能还会配有风能和太阳能设施。

  这些示范农场是当地农民学习、适应新技能的绝佳工具。代理人还会与当地的大学教授一起,将农场管理过程中的经验和专业知识、先进技术传授给感兴趣的农民,让他们能够学习并利用现代化技术。

  同样是在农业教育上,ADT还会与阿富汗的大学进行合作,为学生提供更好的农业知识教学环境,像德克萨斯州的ADT就与刚成立的加兹尼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

  在与加兹尼大学的校长协商后,德克萨斯州ADT先是帮助学校改善了教学设施,最重要的一个项目就是建立了一个波斯语、英语的双语图书馆。该图书馆提供大量不同语言的农业以及通识教育书目,还配有数字化阅览和教学设备,能够满足大学教职工和学生的学习需求。

  加兹尼省的高等教育部长也认可了德克萨斯农业建设队帮助高校建设的做法,鼓励大学教育在学术层面西化。

  在这种支持下,加兹尼的大学的女子入学率在一个学年间就从13%提高到了44%。这种改善意义重大,有助于打破阿富汗女性受教育难的现实,对后塔利班时代的阿富汗社会正规化也有积极意义。

  在极度缺水的阿富汗,控制和利用兴都库什山脉的春季径流对人民的生存来说至关重要,因此功能性强的小规模水坝的修建就成了常事——这些水坝修起来便宜,并且易于管理、维护,能增加原本应该干涸的河谷的地下水补给。因此,ADT的活动也将帮助修建水坝、灌溉项目等有助于农业发展的项目囊括在内。

  值得一提的是,ADT在阿富汗的援助范围并不仅局限在农业,还包括社会公共服务和帮助阿富汗实现所谓“可持续发展”。

  一方面,由于长期处于战争中,阿富汗社会充满着不稳定因素,叛乱分子牵头的打砸抢等破坏活动时有发生。而ADT的专家们本质上就是军人,他们对叛乱分子的活动以及其社会危害性有全面了解,因此也会“顺便”为所在地区提供安保服务,在小型社会动乱发生时出面应对。

  当然这也并非没有意义——能够改善ADT与当地公共部门、民众的关系,提升阿富汗人民对ADT以及美军的好感度。

  另一方面,战争给阿富汗带来的不仅是社会秩序的混乱,也让该国的自然资源更加“不可持续”:在2005年的《阿富汗千年发展目标》报告中,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是该国在环保方面最紧迫的需求。

  有鉴于此,德克萨斯州ADT和加兹尼合作,为刚刚成立的阿富汗国家环境保护局提供支持,还帮助阿富汗建设了该国第一个自然保护公园——中部巴米扬省的班达米尔国家公园。该公园占地590平方公里,由六个湖泊组成,被用于建设阿富汗人的国家认同和国家自豪感,对抗部族和极端宗教思想。

  截至2014年初时,美国共有9个州对ADT的工作表示了支持,共计49个ADT已经在阿富汗的15个省开展了农业援助活动,帮助阿富汗实施了680多个项目,共为阿富汗创造了超过4200万美元的经济价值。

  不过,农业生产队具体对阿富汗的整体农产品产量做出了多大贡献,以及帮助解决了多少阿富汗人的饥饿问题还是个谜。

  在2014年国民警卫队撰写的“农业建设队成果报告与展望”中,ADT在未来仍被寄予厚望,被认为将继续在阿富汗基层地方一级开展工作,继续在阿富汗农村地区发展农民教育、为他们继续提供农业技术支持和后勤支持。

  然而纸面上的规划未必成线年逐渐撤军阿富汗之后,农业建设队的身影也渐渐消失,这一因阿富汗战争造成的长期动荡局面,最需要的还是政治层面上的秩序重建。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183396.cn/afuhanyubaijian/12645.html

栏目:阿富汗玉摆件      围观: 次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

本月热点